首 页 新闻中心 崮乡探奇 民间故事 民间歌谣 会展赛事 画说崮乡 岱崮地貌 崮乡风情
崮乡人物 崮乡旅游 崮乡文斋 宗教信仰 红色经典 崮乡美食 行业之窗 崮乡春秋 崮乡小荷
沂蒙崮乡门户网站欢迎您的光临! 采撷崮乡风情 繁荣地方文化 宣传大美沂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崮乡人物 
赶着梦,奔跑的人——记武术家、画家姚海威先生
 

◇冯云香

姚氏丈夫鬓白斑,
老骥伏枥又登攀。
海纳百川真有容,
威仪八面赛先贤。
妙用丹青绘图蓝,
笔走游龙写牡丹。
生气蓬勃透纸背,
花开富贵国色鲜。

    那日,顶着三九的酷寒,踏着素白的积雪,我与崮文化网总编辑兼崮文化研究会会长丁军国先生和小城知名书法家石垒先生,敲响了我们仰慕已久的著名武术家和画家姚海威老先生的住处。门开了,一位孔武矍铄、威仪有加的长者出现在面前,白皙的脸膛、炯炯深邃的目光,宽宽的额头,发丝如银,脸上写满了严谨和慈祥。一切都是我想象中的样子,与他的名字“海威”一样,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感觉艺术家就应该是他这样子,或者说他就是艺术家的样子。不用问,这就是我们要拜访的书画家了。

    没有过多的寒暄,因为是事先邀约的,所以随意落座,闲聊几句,便很快进入主题。姚老带领我们走进了他的画室,这间画室并非宽敞,也非豪华,是一间十几个平方的地下车库。打开画室的房门,扭亮电灯的一瞬间,我的眼被照亮了,我的心被震撼了。仿佛来到了一个梦幻的王国,书画的天堂。特别是那些挂在墙上、堆放在桌案和地板上的牡丹画深深地吸引和迷醉了我。面对那么多的色彩和不同风格的画作,我无法描述当时震撼的情形。

    浓艳、张扬,花开至荼靡;热情、奔放、梦幻到极致。当那些国色天香精彩纷呈在我的面前,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词来形容。人们总爱把女子比喻成花,而把花比作女子,是啊,那些开在宣纸上的牡丹,那些五颜六色的,那些五彩缤纷的、红的、绿的、黄的、紫的、蓝的、墨的仙子;那些或盛开、或含苞、或妖娆、或娇艳、或旖旎、或风情万种、或仪态万方的花朵,该用怎样的女子去形容?那些女子将要以什么样的盈盈浅笑、抑或颔首低眉;又或以何等的风度翩翩,或莲步轻移、水袖长歌,惊鸿而舞去描绘呢?要把她们分别比作沉鱼落雁的西施与王昭君,还是闭月羞花的貂蝉与杨玉环?那满眼的流光溢彩、那满眼的叠翠堆红、那满眼的珠光宝气与贵气十足,怕只有唐明皇的挚爱杨贵妃堪称吧?置身于那繁花丛中,仿佛行走在春天的画廊,令寒气一扫而光且令人心旷神怡,如沐天香。

    我举着手机不住地拍摄那些好看的牡丹,指着一幅幅画向姚老问这问那,姚老都和蔼可亲地回答。面对那或大或小的尺幅,我咨询他创作的时间,我以为画一幅得意的作品应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指着一副中等尺幅的作品问一天能不能画完?姚老笑着说:“这不是工笔画,用不了那么多时间,两三个小时就好!”我又问姚老师写字难还是作画难?姚老斩钉截铁地说:“绘画简单,但手熟尔!”听到“但手熟尔”,让我想起初中时学到的一篇课文《卖油翁》。诚然,手熟是一方面,人的领悟力又是另一方面。姚老说简单,那一定是因为他学得快,学起来不费力吧?于是我又问姚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画的?答:退休之后。这又让我大吃一惊,我还以为姚老是科班出身的专业画家呢?没想到这只是他老年生活中一个新的进攻的领域罢了。

    怀着敬仰的心情,我们继续欣赏姚老的作品。他给我们看他不同时期的作品,希望我们给他提意见和建议,希望用我们的眼光来衡量哪类作品更受读者欢迎。碰到自己满意的作品,也不会露出丝毫的得意之态。姚老的大部分作品看上去都非常华丽和富态,用一个词形容就是尽态极妍。丁会长说那些花团锦簇的种类像传统的中国床单和被罩;姚老师自己说有些作品更像中国式的鞋垫样式;而我觉得那些大胆夸张和极力彩饰的图幅却像极了魔幻仙境,梦幻而动漫,充满魔力。你看那粉的似彩霞;那紫的像美丽的梦;那蓝色的就像景泰蓝、又像镶嵌在夜空的童话。我喜欢那些张扬的色彩和浓烈绽放的姿态。姚老自己也说要把画作浓艳到一种极致。我指着墙上两幅已经装裱的作品夸赞,姚老师说那是好几年前的作品了,他说在不同的时期分别在创作着也在探索着不同风格的画作。他说作为一名艺术家,创新是很重要的,只有不断探索才能不断创新。作画也是一样:别人不会的,我要会;别人会的,我要精。有自己的特长,才有自己的说服力。

    与姚老交流,受益匪浅,不但学到绘画方面的知识,还能得到做人的道理。我们很想观看姚老的写意牡丹创作过程,我也很想见证姚老说的作画并不难的说法。为了达成我们的心愿,姚老开始现场创作,他拿了一张2尺见方的宣纸开始画牡丹。只见他用右手中指在宣纸上圈了两下,大概是确定一下要画两朵牡丹花,画成多大?这应该就是做到心中有数,让成竹在胸吧?然后姚老抓起画案上的软笔,打开桃粉的颜料盒,并不曾调色,只是从颜料盒里蘸了些许颜料,后在水盘边上荡了几荡,开始作画起来。只见他神清气闲,一边与我们聊天,一边用软笔在宣纸上点染钩旋,笔端所到之处花瓣片片,似在随风、生动而鲜活;然后他用笔尖轻蘸黄色的颜料,点出了生动的花蕊,似乎可以闻见花香;再然后他又用绿色颜料涂画叶子,最后又加入些许墨汁,调和出叶子的经脉和牡丹的枝干。和我们闲谈的二十多分钟里,他已经画好了两朵盛开的和一朵含苞的粉嫩欲滴的牡丹花。“再画上两只小蝴蝶吧!”在我的提议之下,在姚老游龙走凤的笔端又诞生了一双翩翩飞舞的彩蝶。

    看了姚老的现场表演,或者说即兴创作,我才相信“但手熟尔”与“百闻不如一见”的道理。我忍不住对姚老说:“等我退了休也跟您学画,至少能陶冶情操,延年益寿啊!”

    我们一行三人在姚老的画室里,拍了许多照片,后又上楼回到他的居处,再次小坐品茶攀谈起来。

    不经意间,我看到在茶几一侧摆放着一张报纸,“姚海威书画欣赏”几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我顺手捧起来看到有关姚老的简介情况。原来姚老生于1949年,祖籍山东济南,他可是共和国的同龄人啊!然后我又了解到姚老是从职教中心退休的,他是我的前辈也是我的同行啊。一种敬意再次油然而生。他告诉我,屈指算来他在教育战线上曾经辛苦奉献了四十三年哪!

    我忍不住问他参加工作时正当青春几何?是如何从省城来到我们这座小县城的?他思考了几秒钟回答:那时才十八岁,先去的日照山区,两年后才来蒙阴的,以后就一直奉献在蒙阴这片红色土地的教育事业上。没等我问,石垒抢着说:姚老可是有名的体育老师呢!他不但专业教体育,业余还教武术呢?他可是培养出来了很多小城的武术精英呢,他也为咱县的武术事业做出了许多无私奉献呢。按起辈分来,我还是徒孙呢,他可是我正宗的师爷哦。不觉间,三重敬意又在我心里油然而生。

    听石垒这样一说,我大致了解到姚老师的人生大概有多么的精彩。我可以感到他是一位一直都践行在路上,追逐着梦想的人。年轻时,他把梦筑在孩子身上,筑在年轻一代身上,锻炼他们的体魄,铸造他们的思想,兢兢业业地为人师表,身正为范。年纪大了,他把梦筑在自己的兴趣和爱好上,他正在实现着从小以来的梦,那就是做一名更加优秀,更加勤奋的书法家和书画家呀!

    虽然学画晚,起步晚,但他却跑得快。自退休学画以来,他开始走的是默默无闻的路线,但是当他一旦走上参赛之路,他这颗后起的星星,这枚闪亮的宝石就再难隐其光芒。对着他的荣誉证书,如数家珍般他小声地念着:2013年全球华人书画大赛一等奖;2014年“红高粱杯”书画篆刻大赛金奖;2014年五月入选“第四届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迎新春美术作品展播”;2017年“蒙恬故里全国书画大赛三等奖”……是的,短短七八年的时间,他已经取得了万众瞩目的成绩,他已经是县老年书画研究会的理事。面对骄人的成绩,他始终虚怀若谷,砥砺奋进着,低调为人,高调做事。

    敬爱的姚老,姚海威,祝愿您像您的名字一样!更加海纳百川,威仪坚韧,做一位永远赶着梦,奔跑的人!

 

 

 

 

 

 

 

 

 

相关阅读: